当前位置:笑话之家 > 民间笑话

民间笑话

一只外国人给一百万都不卖的鸡
从前有个山庄,里面有只跑得特别快的鸡,这只鸡跑得比任何动物都快。山庄的主人经常很自豪地吹嘘,说他家的小鸡是跑得最快的。后来来了一个很有钱的外国人,对这只鸡情有独钟,就对山庄的主人说:“我给你20万,你把这只鸡卖给我。”山庄的主人说:“我不卖。”那个外国人又说:“50万。”山庄的主人很不情愿地说:“我不卖。”外国人听了之后就急了,说:“100万!”山庄的主人听了之后有点心动,可还是说:“我不卖。”外国人生气...
至聪木匠让徒弟给财主装犁
这天,至聪木匠师徒正在忙着,有个财主急着要装犁。说了半天好话,还说杀鸡待他们,至聪木匠就让徒弟去装。谁知,财主捉鸡时,故意放它逃走。又说称肉吃,待卖肉的屠夫路过,财主又赶紧躲进里屋。一会儿出来说,改吃鸡蛋算了。正好卖豆腐的来了,财主想,豆腐比鸭蛋还合算,就买了两块豆腐给他吃。徒弟生了气,装犁时没尽心。过了几天,财主对至聪木匠说:“你带的好徒弟!装的犁,不是深了,就是浅了。”至聪木匠说:“老爷!我徒...
至聪木匠左手吃饭
一天,至聪木匠为财主家干活。吃饭时,财主想捉弄他,有意把筷子摆在碗的左边。至聪木匠就用左手拿筷子吃,吃得很慢,大半天过去了,还坐在席上。财主急了。至聪木匠笑道:“老爷,对不起,我师傅从没教过我用左手吃饭。”
文三讲古智斗胡心田:心田不正
从前,有个大财主叫胡心田,心术很坏,专门刻薄穷人。一天遇到文三说:“文三,都说你会讲古,今天讲个看看。”文三说:“好。从前有个姓十的和姓喻的结亲家。姓十的嫌自己的笔划太少,再说《百家姓》上也没有此姓。就对姓喻的说:‘你的嘴巴吊在旁边,是多余的,把那个口字让给我姓古,在《百家姓》上也可归宗。’姓喻的想,把我旁边的口字送给他,我还是姓俞,就答应了。可是,这人还不知足,又说:‘亲家,我这古字笔划还是太少...
王小黑和财主斗蝈蝈
有个财主吃得跟肥猪一样胖,一天没事儿就好养蝈蝈。王黑小捉了只蝈蝈,故意把发声的器官掐了来和财主比。那个财主正吃饭,看了看把嘴一撇说:“这只蝈蝈又不会叫,还养它干什么?”王黑小瞅着酒菜,微微笑道:“别看我这蝈蝈不会叫,可吃得好!”
王黑小送礼斗黑心县官
河北文安县新上任的县官,盘剥百姓的手法,比前几任还辣。王黑小想捉弄他一下。一天,王黑小买了两个烧饼送给县官的小少爷,说:“快拿回家去,大人要问,就说是黑大伯给买的。”县官听孩子一说,大怒:哪来的黑大伯?分明是有人耍笑我。一查,知是王黑小干的,正要派人捉拿到衙,王黑小却来了。他肩挑一根薄竹片,竹片两头各吊着个小沙果。上大堂后,连揖都不作。县官喝令打他40大板。王黑小把两个沙果向上一举道:“且慢!小民有...
宋丑子戏小伙:我的驴下了头牛
有个小伙子,骑驴赶庙会,迷了路。恰巧遇上了宋丑子,就在驴背上吆喝道:“哎!赶会往哪儿走?”宋丑子见他一不称呼,二不下驴,便假装没听见。小伙子又嚷道:“你耳朵聋啦?”宋丑子停下来说:“别见怪,我有急事哩--我的驴下了头牛。”“驴下了头牛?它为什么不下驴?”“啊!小伙子,没想到你还知道下驴。”小伙子这才醒悟是自己的过错。
汤建文嘲老学究吟粥诗
清朝,丹阳西门有个私塾老先生,喜欢作诗。一天,学僮端来一碗粥。他不忙着吃,却吟出《粥诗》一首:瓯米煮成一碗粥,西风吹来浪波稠;远望好似西湖水,缺少渔翁下钓钩。恰巧秀才汤建文路过门口,笑道:“老先生,一瓯米煮成一碗粥,粥还稀吗?你这书房门朝东,西风从哪儿进来?西湖离丹阳千里之遥,你在书房看见了?你说缺少渔翁下钓钩,这碗边怎么站人?”老学究说:“就算我的诗不通,你说这《粥诗》该怎么写?”汤建文吟道:数...
剐狗六爹麦为仪联句斗乡绅
乾隆年间,广东吴川县有个名叫麦为仪的人,外号剐狗六爹,以诙谐幽默闻名于乡里。一日,到江边牧鹅。有四个乡绅见了,突然触景生“诗”。其中一位提议以鹅为题吟诗,他先吟道:“江心游来一 队鹅。”另一个乡绅吟道:“鹅公鹅母唱鹅歌。”余下的两个想了半天也无法联下去。剐狗六爹,说:“老爷们,让我来吟完这首诗吧。”四乡绅望着牧鹅老头嘲讽道:“去去去,吆你的鹅屁股去吧!”剐狗六爹并不理会,拉长嗓音吟道:江心游来一队鹅...
杜老幺晚饭巧对对
张少爷中了秀才,家里张灯挂彩忙着敬祖宗。张少爷对帮工杜老幺说:“都说你聪明,我出个联你对对--四书五经有趣有味。”正蹲在地上吃饭的杜老幺接口就答:“一日三餐无油无盐。”张少爷朝中堂看了看:“十根金龙柱,十颗小圆珠,十对宫灯十红十绿。”杜老幺把碗筷晃了晃:“一只青花碗,一个大缺巴,一双筷子一白一乌。”张少爷火了:“哼!吃老子的,喝老子的,还不知足么?”杜老幺笑道:“嗬,敬祖宗的,拜祖宗的,当然嫌少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