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笑话之家 > 民间笑话

民间笑话

郑板桥吟蟹诗-郑板桥讽刺笑话一则
郑板桥任潍县知县时,有一天差役传报,说是知府大人路过潍县,郑板桥却没有出城迎接。原来那知府是捐班出身,光买官的钱,就足够抬一轿子,肚里却没有一点真才实学,所以郑板桥瞧不起他。知府大人来到县衙门后堂,对郑板桥不出城迎接,心中十分不快。在酒宴上,知府越想越气。恰巧这时差役端上一盘河蟹,知府想:“我何不让他以蟹为题,即席赋诗,如若作不出来,我再当众羞他一羞,也好出出我心中的闷气!于是用筷子一指河蟹说:“...
瘟狗有福 好人命里注定没肉吃
有一天,孙财主准备设宴请客。长工毕矮跟他上街买菜,买了整整一筐鱼肉。回来路上,毕矮见不远处有只黄狗,就故意把筐放低拎着。那黄狗窜过来猛一口叼走了肉。孙财主命毕矮去追。毕矮追了一会空手回来说:“唉,真是瘟狗有福!”孙财主莫名其妙地问:“你说什么?”毕矮说:“喏,我们当长工的,一年到头拼死干活,从没吃过一顿肉,这下正如你东家所说,‘命里注定’,没福气呀。”财主点头道:“对!吃肉有吃肉的福气。我为啥酒肉...
郑板桥送贼诗,郑板桥笑话
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年轻时家里很穷。因为无名无势,尽管字画很好,也卖不出好价钱。家里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。一天,郑板桥躺在床上,忽见窗纸上映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,郑板桥想:一定是小偷光临了,我家有什么值得你拿呢?便高声吟起诗来:大风起兮月正昏,有劳君子到寒门!诗书腹内藏千卷,钱串床头没半根。小偷听了,转身就溜。郑板桥又念了两句诗送行:出户休惊黄尾犬,越墙莫碍绿花盆。小偷慌忙越墙逃走,不小心把几块墙砖碰...
毕矮嘲笑财主一肚子坏话的笑话
明末清初,浙江兰溪壁峰有个聪明人,叫毕矮,常与财主作对。一天大富翁周道胜正在茶店说毕矮的坏话,恰巧毕矮路过,就走进去,说:“今天我遇到一件怪事。”周道胜忙问:“毕老兄,什么怪事呀?”毕矮说:“我邻居的一只狗,近来专门偷吃书画。今天,邻居把家里收藏的书画都拿出来翻晒,不料全被这狗吃了,主人杀死这狗,剖开它肚子一看,你猜里面是些什么?哈,一肚子的坏画(话)。”茶客明白毕矮在嘲笑周道胜,哈哈大笑起来。
解缙写春联 员外怒喜更
解缙自幼好字,出口成章。这年春节,他在后门上贴了一副春联:“门对千竿竹,家藏万卷书。” 对门的员外看了很不高兴,心想只有像我这样的人家,才配贴这副对联,就命仆人把竹子砍了。 不一会,家人来报,解缙的春联改成了:“门对千竿竹短,家藏万卷书长。” 员外听了,非常恼火,令人把竹子连根挖出,不料解家的春联又改成为:“门对千竿竹短无,家藏万卷书长有。”
落魄纨绔少爷写春联自嘲
从前有个少爷,平日吃喝玩乐,游手好闲,把他父亲留下的遗产都花光了,临近年关,连柴米也没有。 除夕夜,这穷困潦倒的少爷写了一副春联自嘲,贴于门口:“行节俭事,过淡泊年。” 村上有位老学究读后,慨叹不已,在对联的联首各加了一字,成了:“早行节俭事,免过淡泊年。”
全家凑春联 没文化真可怕
古时候,有一人家十分迷信,凡事都要讨个吉利。 年三十晚上,父亲的两个儿子商议说:“堂上要贴一副新春联,现在咱们每人说一句吉利话,凑出一副春联来。”两个儿子点头称是。父亲先捋着胡须念道:“今年好!”大儿子想了想也念道:“倒霉少。”二儿子接着又念道:“不得打官司!”念完了,大家称赞了一番,就由父亲执笔,写了一条没加标点的长幅,贴在堂屋的正中。第二天,邻居们来拜年。一进门,看见那副春联,大声念道:“今...
纪晓岚巧释春联免死罪
纪晓岚是清朝的大学士,有一次,他春节回家探亲,乡里有一家三兄弟请他写春联,他写了一副“惊天动地门户,数一数二人家”,横批是“先斩后奏”的春联。 这一来可不得了,有人以“犯上”之名,告了他个欺君之罪。乾隆皇帝得知,立召纪晓岚回京查问,纪晓岚回道:“春联是我写的没错!这家老大是卖炮仗的,不是‘惊天动地门户’吗?老二是集市上管斗的,成天‘一斗、二斗’地叫,不是数一数二人家吗?老三是卖烧鸡的不是‘先斩后...
三个迷糊人一起睡觉 爆笑段子
有三个人同睡一床。半夜里有一个人觉得腿上奇痒无比,睡梦恍惚中,竟在第二个人的腿上使劲挠起来,可是仍然觉得痛痒丝毫未减,于是就更加用劲地抓挠,直到抓出血来。第二个人用手一摸腿上,觉得湿漉漉的,以为是第三个人尿床了,就赶紧把他推醒,催他起来到外面去撒尿。第三个人睡眼矇眬地起来站在外面撒尿,隔壁是家酒坊,榨酒之声滴滴沥沥不停,他以为自己小解未完,竟一直站到天明。
傻女婿写诗 丈母娘入诗 爆笑
杭州有户人家有三个女婿,大女婿、二女婿都很精明,只有三女婿十分呆傻。一天,老丈人新买了一匹良马,命令三个女婿写诗称赞一番,要求既能够形容出马跑得快捷,又能出口成文,但不拘雅俗。大女婿首先说:“水面浮金针,丈人骑马到山阴;骑去又骑来,金针还未沉。”老丈人听了,连声夸赞。二女婿接着说:“火上放鹅毛,丈人骑马到余姚;骑去又骑来,鹅毛尚未焦。”老丈人听了,又很高兴。轮到三女婿的时候,那呆子抓耳挠腮地沉吟...